對酒當歌 人生幾何

 

     短歌行吟詠著豁達人生,咀嚼歷經人生百般試煉後,了悟人生須及時的達境。躍然紙上的千古風流人物,髣彿藉由陳教授再次於當代體現。這位別人眼中很霸氣也很會罵人的嚴師,其實對學生是愛深責切,他始終為臺大骨科背負著興滅繼絕的重任不曾懈怠,然任重而道遠,來人可及?

  不欲小察,不欲小智的心胸?,常讓人以為老師很健忘。但是一次偶然的機會,老師把過去許多學生惹出的麻煩,無奈的一一細數。原來老師不是不記得這些,而是假裝忘記,希望再給後輩有改正的機會。堅持學術上的誠實,在臺大骨科樹立宗派的陳教授身上更是ㄧ種異數。雖然在國際上具有成一家之言的學術地位,而且不斷吸取新知之外,陳教授謙虛可以聽學生的意見,學問上兼容並蓄的開闊氣度更是老師的優點。在許多次參與執行困難的手術前,他都會和我討論如何進行,?盍不各言爾志? 悠然如孔子,他並不會固執自己既有的想法,更不會有?孺子之見?去抹殺後輩看法,讓學生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的教育方式,而不是當應聲蟲。老師須彌可納的氣度,實在是後人所為莫逮。

  節酒酹江月,橫槊而賦詩?一如陳教授的瀟灑,好詩酒而浪漫如詩人的醫者,一生致力於學術研究不懈, 使臺大骨科揚威於國際, 儘管成就斐然卻不故步自封。這幾年常和老師到國外講學及示範手術,讓我更清楚看到這位大師級的學者,ㄧ直在臺灣揚名於國際在默默付出。陳教授每年提供獎金讓各國研究員來臺學習,並舉辦國際脊椎醫學學會促進交流,出錢出力貢獻無出其右者。不管是日本、韓國、印尼、馬來西亞、越南或中國。因為深耕於國際醫學交流,無私的提攜後進,故而到各國講學的足跡所及之處,看到各地醫師對老師的敬重與推崇,遠非在台大的後輩所能了解。原來我們看不到高山,是因為我們常年站在峰頂。將要退休的是ㄧ位以臺大揚名國際為己任,致力提攜後進而推廣國際醫學交流不遺餘力的教授。不獨善其身更兼善天下的學者。不受臺灣在國際政治現實的干擾,實至名歸被推舉為亞太骨科醫學會(APOA)的首宰,之所以贏得各國一致的敬重,就是因為長年致力國際醫學交流,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所產生是永續傳承的力量。

  年壽有時盡,榮樂止乎其身,未若文章之無窮?,人格風範亦然。 誠如政治舞台上,許多人儘管曾經權傾一時,但是下台後,卻如灰飛煙滅,原因就在於掌權時只知獨善其身,威脅利誘而已 。可是幾十年後,不只是台灣或是亞洲其他各地,許多脊椎外科醫師,儘管用著不同的語言,但是“PQ”永遠是他們感謝與崇敬,而且最懷念有風骨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