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有義PQ兄

  兩個月前,一個晴朗的早晨,遇到陳博光教授,他告訴我:「要退休了!今後,我也要來開人工關節,就不再開脊椎了!」

  光陰似箭,一轉眼間英俊瀟灑的陳教授即將榮退,想起與陳教授的種種相知相惜,感到無限溫馨。敲開記憶之窗,一件件陳年往事湧上心頭,好像品啜一壺醇釀老酒,不禁令人醉臥於時光隧道。回想十多年前大夥兒浩浩蕩蕩的從舊院區般到新院區;很幸運的,陳教授是我的芳鄰,從此,我們有了很好的互動,偶而敲敲門牆成了我倆Say hello的默契。一直以來,我覺得像一棵小樹而陳教授就像大樹般蔭護著我。

  八年前,劉堂桂老師要我接中華民國關節重建醫學會理事長,內心有點猶豫,碰到PQ兄,他說:「尬作啦,你一定可以勝任的?」由於PQ兄在脊椎手術方面的輝煌成就,大家都忘了他原來是台灣第一位到美國師承國際關節大師Galante學習人工關節的先驅。

  有一天,碰到了久未見面的PQ兄,我說「Came back from China?」「No, from USA」。有一次在OR見到一位東方臉孔的醫生,我知道他是PQ兄的外籍fellow,我問他:「Are you from Vietnam?」「No, from Japan. I’m Sakai, not Sakei.」(日語「酒」)

  陳教授才華洋溢,出口成章,是我心目中的Poet。他的人脈甚廣,朋友更是集黨政軍之重量級人物,有一回應陳教授邀約聚會,彷如進入總統府Party。我們都知道陳教授是台灣骨科界外籍Fellow最位多的,名揚國際。他即將擔任2010年APOA的President,雖然不敢說後無來者,但可以確定的是,他是台灣骨科史上第一人,身為多年鄰居的我,真是與有榮焉。

 

  呈現在PQ兄面前的,相信是條更寬廣的道路。在此,衷心祝福他迎接另一個人生的春天,並且永遠健康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