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才、至性的好友P.Q.

  認識陳教授並共事30年。我們有太多值得回憶的事,太多值得懷念的事。1973年我升任講師時,他剛完成住院醫師訓練,之後隨即被任命為礦工醫院院長,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院長。1979年他完成在礦工醫院的使命,毅然回台大骨科尋求學術生涯,果然在兩年後立即被推薦赴美國有名的芝加哥Rush Medical School進修脊椎外科,成為台灣第一位專精脊椎外科學的先驅。

  陳教授不但學識豐富,手術技術精湛,史瓦濟蘭王母1999年到台大尋求治療時,因為我當時任骨科主任而授命為主治醫師,特邀請陳教授主刀,我當他的助手,施行極其困難的Spinal Surgery,歷時5小時,目前已復原,並可跳舞(史國風俗)。我親自見識了他高超的技術,乾淨俐落,細膩精確!!他的手術技術已達art more than science。他的教學奉獻是骨科之最,他是最先創立weekly meeting的老師。每星期一下午的Spine meeting 已歷時約20年,希望這個unique teaching program,他的徒弟們繼續傳承下去。

  P.Q.是台大骨科外務最多的,他的朋友以及認識的社會賢達特別多。在許多場合,當我被介紹說是台大醫院醫師時,對方常問我,「你認不認識陳博光教授?」,太多次這種情況,甚至讓我envy他。不過,我應該感謝他,因為他介紹許多他的朋友給我,後來都變成我的好朋友。我常用台大醫院前院長戴東原的話「院外的資源是台大醫院的資產」來鼓勵本科醫師,它對台大醫院是正面的,陳教授具備這方面的資源與才能。

  P.Q.的性格豪爽,好交友,重友情,並具備多樣的興趣,使他的人生充滿燦爛色彩。20年前我們一起去Manila開會,住在古色古香的Manila Hotel。晚餐時,羅曼蒂克的小提琴手圍繞我們演奏悅耳的樂曲,他隨興點了一瓶$120的紅酒(可能是Margaux或Lafite),這件事情導致日後他成立醫界品酒會,他當會長,我當監察人,1994年我擔任主任時,接受他的建議,在台大骨科舉行紅酒欣賞會,請專人介紹品酒,我個人非常感激他這個建議,有助身為醫師的我們,培養專業外的高級興趣(嗜好),有助我們結交朋友,享受人生,調節繁忙的行醫生活。

  陳教授的專業才能及成就,不勝枚舉。他在脊椎骨科的成就,更是名揚國際。他不但學識豐富,勤於研究寫作,他又是一位精力充沛,熱衷於傳授後進的老師。1996年他創設中華民國脊椎骨科醫學會,並任第一任會長,藉學會的運作,提昇國內脊椎外科的醫學水準。2000年他更創辦國際性的骨骼肌肉研究雜誌,他不愧被稱為台灣的龍骨王,他的成就幫助台大骨科推上國際舞台,也使台灣骨科醫界名揚國際。在過去10年,慕名到台大醫院當Fellow的國內外醫師不計其數。他獲邀好幾個國家當客座教授,舉行骨科研討會,或在學會演講,這些成就導致他被推舉為亞太骨科醫學會的主席(2007-2010)。以現今在政治上中國處處打壓台灣的環境下,他仍能被推舉為亞太骨科醫學會會長而不受到中國的政治打壓,起因於中國的骨科醫學界受教於陳教授太多,尊敬他。

  陳教授因屆齡而退休,但實質上他不會退休,他身內儲存無窮盡的骨寶,只要他健在,他會繼續傳授他的骨寶。願上蒼賜給他無上光榮,也預祝2010年在台灣舉行的亞太骨科醫學大會,圓滿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