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椎外科的一代宗師~陳博光教授榮退紀念

  2008.01.31 台大醫學院骨科部陳博光教授即將卸下公務人員的身份,繼續為台灣脊椎外科的進步奉獻心力。 華昌在台大醫學院就讀的時候,慢陳教授一屆,年紀也小了半歲,但是我們兩位有足夠的緣分,是同時進入台大外科,受到同樣的師長指導完成骨科的訓練,也同時回到台大外科擔任骨科分野的講師。原來我在1969年服完兵役進到台大醫院外科當第一年住院醫師的時候,剛好陳教授也從台北榮總轉到台大外科當第二年住院醫師。我們都受完外科住院醫師三年的訓練,並在陳漢廷教授、陳博約教授等等骨科前輩指導下完成第四年,亦即總住院醫師的訓練。博光兄當完CR 之後到八堵礦工醫院當院長四年。在我到日本進修之前,亦即在1974-1975年間,還到礦工醫院跟博光兄一同開了幾例人工全髖關節置換術,那時候的看法是這種手術是要在Chanley教授的Green house才能實施的。當時八堵礦工醫院的手術室簡陋,在一般的空調下開刀,居然沒有感染。我們還把這種”一般”空調下施行人工全髖關節置換術的成績在骨科醫學會發表。在1978年,我們兩位又同時回到台大醫學院外科當講師,兼台大醫院外科主治醫師。更巧的是我們兩位的研究場所是在同一個大房間裡面。時光易逝,30年一下子就過去了,值此之際,把近距離觀察到的陳教授記下一二,相信也是親朋好友樂於知道的事。

  首先要提的是陳教授為人真誠實在,所以交了很多朋友,也因此成立了財團法人脊椎醫學研究基金會。這個基金會有自己的刊物,自己的網站,傳播最新的醫學知識,教育百姓,以及骨科醫師。從1978到1991年期間,廖廣義教授、陳博光教授和我同處一個大研究室。四個角落,除了一個是房間的入口處之外,每人各佔一角。他們的夫人,江千代醫師(婦產科)、林和惠醫師(耳鼻喉科)偶而會蒞臨研究室,唯獨本人的另一半幾乎沒到過研究室。因此,在工作餘暇三人聚在一起時,借題調侃他們-「行為不乖,太太常來巡視」。當然,這是同事之間,常有的互相戲弄的事。有一天,林和惠學姊來訪,只有我一個人在研究室,我們天南地北聊了很久,其中一個重點是說博光兄,她的大學同學,為人真誠實在。長年的觀察,我完全同意她的看法。林醫師過世後,博光兄還為她成立台大醫院優良住院醫師獎學金,鼓勵各科的住院醫師努力為病患服務。

  其次要提的是博光兄的博大精湛的學術研究。已發表的論文多達124篇論文,還不包括許多的著書和專利在內。他和他的團隊發明了許多脊柱固定物,在治療脊柱的疾病非常有用,在世界各地,包括台灣、東南亞、韓國、日本、中國大陸等地流行。博光兄在脊椎外科中算是”台灣第一”及”亞洲第一”的奇葩。行有餘力,他還主編Journal of Musculoskeletal Research雜誌。這是一本國際的刊物,世界各國的骨科學者都曾在此發表論文,替台灣贏得許多光采。

  基於他在國際上的學術地位,盛名遠播,於今年(2007)當上亞洲太平洋骨科醫學會(APOA)的理事長,真是眾望所歸。回顧台灣的骨科界,除了過世的鄧世微將軍-前台北三軍總院院長,在約30年前當過這個職位外,只有博光教授有此殊榮。值此陳教授榮退時刻,希望這位台灣脊椎外科的巨人能夠退而不休繼續為脊椎外科開創新局,再創人生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