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骨科的哲學家皇帝 --賀恩師陳博光教授榮退並賀榮任成大校聘榮譽教授

  超越骨科(Beyond Orthopedics)的這個境界,是西雅圖兒童醫院的小兒骨科教授Lynn Staheli於70歲時,在2004年北美小兒骨科醫學會年會應理事長邀請作特別演講時所提出來的,令當時正處於某種專業人生考驗的我有很深的感觸。記得當時Lynn Staheli的論述與邏輯是如此說的,骨科是很好的醫學專科,可以提供很有趣的生活經驗,足以供養全家,可以利用專業服務成為令病人景仰的骨科醫師,對學術有貢獻,也可以作為住院醫師學習成長的榜樣或典範。但無論骨科再如何有趣與充滿挑戰,骨科仍只是個盒子,而人生則不應只生活在盒子內,因此他鼓勵後進要跳出盒子,超越骨科。

  而陳博光教授在骨科專業外成立「龍骨基金會」,精通各國語言,國際視野寬廣,藝術造詣甚高,是品酒的先驅,而且還超越台灣成為亞太骨科醫學會的理事長。想必陳博光教授就是以如此的「超越骨科」心情來作為終身努力的目標。

  而雖然陳教授已經著作等身並桃李天下了,似乎應該在醫學志業的四大指標「happiness, money, altruism and achievement」上都對「登上顛峰」的稱讚當之無愧,理論上在骨科醫學人生應該是完美無憾的,然而大家也知道陳教授有比一般人多一些的不如意事經驗。陽光的背後時有陰影,美麗的反面即是哀愁,所以老師也承受了許多的人生壓力。但似乎任何的打擊與橫逆對老師而言都不算什麼,依然勇敢承受,永遠屹立不搖,繼續堅持努力,像極了陳之藩對希臘時代「哲學家皇帝」的形容,「從高傲的眉毛下滴下汗珠以賺取自己的衣食,在銼斷足脛後再站起來。」而這些,是當學生的啟禎最覺得佩服的。

  或許,啟禎在當住院醫師時,因為不夠努力與用功,曾覺得不受老師欣賞。也有次與老師開刀時,不小心被osteotome在右手的無名指割開了一個傷口,還委請整型外科的簡守信學長縫了9針,因而對老師甚至還有一絲敬畏驚懼之心。又因為我不擅喝酒,對喜歡喝酒後偶而心情比較high的老師也就少有接觸的機會。

  但逐漸地,才發現老師面冷心熱,古道熱腸,為人豪爽,而且照顧學生。來到成大發展的前兩年,在學術升等的第一步上就不順利,期間針對這個升等議題,老師輩中唯一明確的一句支持話:「我一定會支持你的」就是陳教授說的。見面時陳教授都會記得我所寄的年節賀卡,他的龍骨文化雜誌提供過我發表理想與心得的空間,我有新的專業進境也都會得到陳教授及時的鼓勵。而在今年2007年9月12日的亞太骨科醫學會晚宴(gala dinner)上,當晚陳教授正式成為亞太骨科醫學會總會理事長(任期2007年至2010年),而我僥倖也因論文而上台領獎,下台時陳教授立刻在第一時間主動跑來來找我照相留念(可惜我保存的合照照片因為近日電腦毀損而不幸流失),他的一句鼓勵話「I am proud of you」,至今仍迴盪在我的心中。其實我心中想說的是,陳教授,「We are proud of you」。

  其實很難想像陳教授就要榮退了,因為他似乎仍有許多「超越骨科」的任務與計畫。但他的急流勇退似乎也反應出他「阿莎力」的個性。雖然三年一任的亞太骨科醫學會會務與2010年台灣所需主辦的「三年一次(triennial)」大會都是挑戰,但他似乎已胸有成竹,而我們也將跟進,總之為的是台灣骨科界的榮譽,因此沒有不全力以赴的道理。

  陳教授的得意門生很多,成大骨科的林瑞模教授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在主任任內於成大骨科部務會議上提議提名陳教授為成大的榮譽教授,而所有成大骨科教授們(都是陳教授的學生,包括賴國安教授、楊俊佑教授與我本人)無不拍手稱慶,果然這個議題已經順利經過校務會議通過,將於民國96年12月26日由成大賴明詔校長親自表揚(這件事在本文提筆時是未來式,但榮退本文刊出時已是過去式),這可是成大與台大骨科共同的榮耀及驕傲。

  於此刻對老師榮退的這個議題,只有祝福。

  老師加油,我們會跟隨著您,並且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