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科的夢幻騎士--陳博光教授

  相逢自是有緣,除了親人外,能和陳教授同事二十幾年,緣分相當深厚。1982年我當完實習醫師,從台大醫學院醫科畢業,和同學陳顯榮、黃浩源三人一起到八堵礦工醫院報到當外科住院醫師,當時的院長就是陳博光教授。那時瑞芳煤礦仍在開挖,許多礦工住在附近,一年期間見識了許多礦工辛苦的生活以及災變後的苦難,深切體認到一位醫師可以把救人的能力發揮到最大,陳教授對礦工的服務與貢獻可想而知。次年回到台大醫院進入外科住院醫師訓練系統,陳教授不久也辭去礦工醫院院長,回台大任職醫學院講師,兩人從此再沒離開過台大。陳教授從我的老師,成為骨科同事,直到今天為他辦理榮退,時光如白雲神駒般飛逝,往事歷歷。

  脊椎外科是骨科最辛苦的次專科,開刀時間長,體力要好,手力要強,陳教授當年義不容辭的選擇這個次專科,成為台灣脊椎外科的先驅大老,服務病患,作育英才,提攜後進,成立脊椎外科醫學會,造就了今日台灣脊椎外科的榮景,陳教授是主要的推手,功不可沒。

  在我印象中的陳教授是一位浪漫的Spine surgeon,人緣廣闊,老饕兼品酒專家,喜好古典音樂,如果那天發表他作曲的交響樂,是不會令我驚訝的。

  1993年在新址台大醫院六樓舉辦「財團法人脊椎醫學研究基金會」設立茶會,企業界、學界賓客雲集,人脈廣闊。這個基金會發行龍骨文化雜誌,陳教授並創辦了醫學雜誌「Journal of Musculoskeletal Research」,確實做了許多意義深遠的事情。

  我是紅酒門外漢,但是偶爾與陳教授一起出席宴會(圖一),耳濡目染,現在也多少能朗朗上口,講一點紅酒經給門外漢聽。住院醫師時代曾去過一次陳教授家,他坐在木地板上,周圍書架放滿了唱片,正在聆聽George 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他說「有一天我會寫幾首交響樂、室內樂」。

  從公務人員生涯退休是走向另一寬廣人生舞台的開始。陳教授已於2007年接掌亞太骨科醫學會主席(圖二、三),2010年將在台北舉辦APOA大會,陳教授立足台灣,已邁向亞洲和世界,他的典範足為後輩學習。在台大沒能成立Spine Center的理想,陳教授將帶到敏盛醫院去實現。多彩多姿豐富的人生旅程將一一展開,祝福陳教授保持健康的身體和有夢想有理想的浪漫情懷,帶領台灣骨科界向前行。